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tickck | 18 November, 2013 | 一般 | (64 Reads)

那一年,當窗外的梧桐樹葉散落了一地,我才發現,原來秋天已經在我乏味的把書本翻到最後幾頁時便早早的來到了。時尚polo衫無論這個季節的太陽落得有多快,在晚自習的鈴聲敲響前教室裡依然會有人在嘻哈打鬧,不時會傳出幾聲驚呼聲和嘿嘿的憨笑聲。我坐在教室的最後排,可以看到想看的一切,當環視四周無意間和你的目光交織的那一刻,我知道,會有一種心情在這個梧桐葉落的季節隨著風一起落下,一起埋進土裡,生根,發芽。

那一年,漸漸的我習慣了最後一排,也喜歡上了這種可以看到一切的感覺。和我同桌的是話不多個子高高的阿星,因為有相同的經歷,我們成了好兄弟,無話不談的兄弟,也就在那時候,我才知道,原來阿星和你竟然是一個村子裡從小到大的朋友,於是閒聊之餘我們最多的話題就是你,我也漸漸地知道了一些關於你的消息。

那一年,時間仿佛過得好快,耶誕節的歌聲還在教室回蕩,冬天裡的第一場雪便如約而至了,空氣中呼呼的夾雜著刺骨的寒意,而我,已經慢慢喜歡了後排那個安靜的角落。那個安靜的背影,那個單純的聲音,那縷淺淺的微笑,抑鬱症原來不知從什麼時候起這裡開始變得溫暖,當我還來不及閃躲的時候一顆心早已怦然心動。

那一年,你話很少,總是低著頭看書,原來每個女孩的心裡都會有個夢。那時候的你單純的像張白紙,也會幻想著哪天長大了,穿上潔白的婚紗,會有一個白馬王子手捧鮮花,在所有人關注的目光中為你戴上戒指,一起步入愛的殿堂,你知道我多想成為那個陪你一起的人啊,可現實猶如一盆涼水澆下。我知道你是灰姑娘,有一天你會蛻去青澀和稚嫩成為一位美麗的公主,而我,也會努力為你長大。

那一年,當我還在背著枯澀的英語單詞時,陽光透過窗子輕輕的撒在我刻滿你名字的書桌上,青春仿佛在這個季節有些異樣。在我抬頭的那一刻,我忘記了已經過去的那個冬天,忘記了那個沒有你的冰冷的寒假。你還是那個看起來傻傻可愛的女孩,而我也習慣了在教室的後排看著你的背影發呆,你紮的馬尾辮不時的在我眼前晃動,像一個風鈴在我十七歲的初夏叮叮作響。

那一年,初夏的風微涼,柳條輕輕地掠過水面,黃鸝兩隻叫的心癢。

那一年,教學樓的牆根上,薔薇花結出了花苞,迎著晨曦的陽光待放。

那一年,走在放學的路上,花香滿徑,牛欄牌回收和阿星經過一片樹林,我仰頭大聲的呼喊:嘿,傻丫頭,你知不知道,我喜歡你了。一抬頭卻看見你在林子的一邊滿臉通紅的看著我,那一刻我知道,當這一年的薔薇花開時,我們不再孤單。